麻将游戏比赛场
Hanfan.cc
韓國綜藝、韓劇、娛樂新聞

D社公開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原件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D社公開的具惠善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原件,原文翻譯,比截圖更完整一些。
愛過,結了婚

2018年9月1日,兩人1年前的短信

女:老公,我睡了,我愛你,辛苦了親愛的
男:寶貝沒有啊,現在才結束,我愛你老婆,我又是凌晨開工
女:我愛你,好好睡
男:我愛你,老婆

2018年9月10日,兩人的對話繼續

男:(發了一張天空的圖)老婆就像天空一樣美
女:看到了,真好看
男:真好看,老婆在吃肉嗎?
女:嗯,老公我愛你
男:我愛你老婆,我現在正在去呢

2018年9月28日,道歉,和解,速戰速決

女:老公,對不起
男:什么對不起?
女:我生氣了,對不起
男:hhh,沒關系,不要道歉

但是這份愛,沒有持續很久
D社入手了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的短信對話。兩人的婚姻生活與其他夫妻一樣,愛過,吵過,誤會過,和解過,然后慢慢疏遠。
但是,兩人現在正在進行戰爭。破鏡的原因是什么?

(具惠善首先在個人ins公開的短信。D社找到了更深層的背景。除了兩人即為隱私的對話之外)

瑣碎的爭吵

2017年3月,具惠善和安宰賢搬去了京畿道。這是具惠善的意思。從首爾搬去了龍仁。

但,電視劇拍攝期間,兩人是分開的。實際上,安宰賢在拍攝《內在美》和現在的《有瑕疵的人類》時,是臨時在首爾住的。

具惠善在龍仁的家里進行創作。安宰賢在首爾(租住)的家中往返于片場。具惠善大部分時間都在家里。安宰賢幾乎每天都有行程。

兩人之間沒有特別的“爆點”。也沒有很大的爭吵。具惠善提出問題的話,安宰賢就接受的方式

例如,2018年10月23日的對話。安宰賢沒有遵守約定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2019年3月11日,安宰賢把公司理事帶去龍仁的家那天也有過爭吵。下面是具惠善在(同一個家)的2樓發的短信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2019年4月30日,安宰賢跟工作人員喝了酒

具:我心情不好,一個電話也沒有,現在都1點了,你理所當然的說要喝酒
具:我是理所當然的人嗎?請不要無視我
安:對不起了老婆,現在大家都在一起喝,對不起
安:我沒喝很多。我好好的呢,對不起了
具:你回來之后,把鞋柜那里分好類,陽臺上要扔的垃圾,廚房里的食物垃圾都扔了
安:知道了

是愛情變了嗎?

具惠善在家里的時間很多。安宰賢因為行程都在外面。是因為這樣嗎?按照具惠善的表達,很孤單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1周之后,相同的對話又反復了

安:老婆
具:嗯,老公
具:我很悲傷很孤單
安:對不起
具:什么對不起啊?
安:各種方面
具:你是因為不愛了所以對不起
具:我很絕望,再見,遇見個好人吧(2019年5月19日)

具惠善吐露自己很孤單,偶爾也會煩躁。所以再次交流了“推開”。今年5月到7月,一直反復相同的模式。

然后產生問題的7月1日。安宰賢生日。具惠善發了ins。

丈夫生日那天說想吃牛肉蘿卜湯,于是我從凌晨開始準備煮湯,結果他吃了一兩勺就剩下了,他去外面跟別人一起開了生日party,看著這樣的丈夫,我知道了,那個人的心真的走遠了啊

如果我問他“我做錯了什么?”,他會說我不夠性感,我沒有性感的乳-頭-,所以他一定要離婚。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以下是兩人對話的原件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7月1日,安宰賢的生日

具惠善凌晨開始準備了生日湯。安宰賢說好吃。(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一兩勺然后全部剩下了)

至少兩個人,到下午1點為止,還沒發生任何問題

下午2點,具惠善爆發了。是在她看到安宰賢上傳的驚喜生日派對的視頻之后。

安宰賢

具:昨天你去xx家(造型師),搖著屁股很開心,然后跟那些人一起喝酒才晚了啊
具:然后回家才沒完沒了說著要離婚嗎。真是讓人生厭啊。我說不讓你回家了嗎?
具:早晨開始熬湯,我真是可惜了我的手啊
具:掐著rutou說不性感想要離婚嗎?你要是想被尊重的話,就先尊重一下你的妻子。

安:那個(生日視頻)是今天的啊
具:因為你要離婚的話,我都神經衰弱了
安:我去試穿衣服時被祝賀的
具:對我那么生硬,要這樣你回家干嘛?我看你在那挺開心啊

安:哎呦
安:在家和在外面不一樣,對不起了
安:我正在讀劇本呢,過會再說吧
(安宰賢想要通話→具惠善拒絕)

安:我不要
具:為什么?
具:跟我道歉說自己在家和在外面不一樣,現在又不想發短信。現在通話更不方便
具:我通話不方便
安:讀劇本結束了,吃飯也結束了,現在正在去2輪
具:我一大早給昨天一回來就唱著離婚之歌的人熬了湯,我內心都要爆發了但我忍了,因為是你的生日
具:然后我看著視頻才爆發的
具:你昨天不也是跟那些人喝酒的嗎。不是嗎?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具惠善的爆料,check

8月18日,具惠善公開短信說“倦怠期變心的丈夫想要離婚,而我想要守護家庭”

具惠善所說的最初破裂原因是“變心”和“破壞信任”(她所說的破壞信任的證據是“安宰賢與公司代表罵她的kkt對話”)

之后,她繼續爆料說“安宰賢喝醉的狀態和女性們通話”“在家時間不多”“沒有性感的rutou,所以想要離婚”

目前,只有具惠善的主張,所以到哪才是真相呢?

通過復原安宰賢2年來短信的結果。并未發現他與女性們的特別的對話。也沒有值得懷疑女性關系的短信。

安宰賢在家時間不多的主張得到了確認。那也是,安宰賢有拍攝時會去首爾的房子。沒拍攝的時候就回龍仁

“不性感的rutou”則是比較曖昧的情況。2年間,兩人并沒有因為這個問題吵過架。反而是具惠善開過類似的玩笑。安宰賢猶豫了,并且避開了回答。

安宰賢和公司代表“罵”了具惠善什么?以下是對話內容

具惠善和安宰賢2年來短息對話

(??)

文(代表):代表,會議中很抱歉。他不是跟那個人一起吃飯,而是因為一起去xxx活動,火車票也是隔壁位置,飛機時間也是調整了一起飛,每天沒完沒了的發kkt,剛才職員姐姐來電話了。不是說100%嗎。大家都在誤會,所以還是讓他小心點比較好。代表,因為這種事情非常抱歉。我會努力工作的。不會損壞公司形象的,我會更慎重考慮一下再聯系您的。(復制發送了具惠善發的短信。)

文:我一直讓她相信吃過一次飯
安:沒有坐飛機的事情
文:火車
安:火車是,暫時與安排工作的人3人一起坐了一會,我就回我的位置了
安:我們分開坐的,我跟姜俊一起坐的(2019年8月9日)
(D社通過復原,確認該短信沒有偽造、編造或造假)

文寶美代表將具惠善的主張反問了安宰賢,算是一種查看。而兩人對話中登場的“罵”是“啊又說奇怪的話了”這種程度的。

具惠善

最后,具惠善主張的破壞信任。D社查看了兩人對話中出現“信任”這個單詞的部分。

是2019年7月11日的對話

具:昨天你不是跟我說要去龍仁冬柏嗎?
具:去見圭賢又是因為什么?

安:約好了晚上見面

具:我們還是夫妻嗎?太過分了
具:讓你好好演戲,我照顧你去清潭洞住,你要是想隨心所欲的生活的話,就回來
具:然后以后要去哪里,說實話提前告訴我,用短信
具:你什么時候回來?跟我約好
具:而且我討厭你在沒有經紀人的情況下去造型師家
具:希望你不要去那里了

安:好的,知道了

具:整理好行李,下周一回來吧
具:為什么不回答?

安:我正在考慮

具:你這樣失去了信任,這是第幾次了,你還說你在考慮?
具:我現在沒法尊重你的意見啊
具:希望你能知道,我操心希望你好好演戲,并不是讓你這樣隨心所欲的生活
具:那你什么時候回來?
具:這短信也是跟xx分享了嗎?

安:我為什么要分享這個啊

具:那就別做讓人誤會的行為
具:你什么時候回來
具:我為什么要等你回答,能快點回答我嗎?

安:我想再住一段時間

具:不行,如果你要這種方式生活的話
具:你已經從我這里失去信任了

安:我會住到電視劇結束的
具:那你能改變你的行為嗎?
安:什么行為?
具:從起床到入睡,你在哪里跟誰做了什么,發短信告訴我
安:知道了,好的
具:希望你集中演技,對我也緊張起來,仔仔細細都告訴我
安:知道了,好的
具:為什么不發短信?
安:我正在看劇本
具:跟誰在哪里?
安:自己,清潭
具:不是說了移動的話,就發短信嗎
安:剛剛才到,白天發短信的時候
具:別忘了
具:我現在沒法相信你了,希望你能做到最好
安:好,我知道了

愛情與戰爭中

一周過去了。裂痕已經加深了。2019年7月19日,兩人正式談離婚

具:老公
安:嗯?

具:你是什么什么才變了的?是因為我吧,那個多情可愛的老公去哪了
安:你在喝酒嗎?

具:沒,就那樣待著,我們曾經很有趣的
安:我以為你喝酒了

具:老公你很不幸啊,那個淘氣的傻瓜去哪了,我們小乖乖去哪了,對我那么好的小鬼去哪了
安:你在龍仁生活時,抑郁癥嚴重了吧

具惠善的心一直向著安宰賢。但安宰賢,變了。具惠善問了他變了的理由,安宰賢沒有回答。兩人走上了平行線

具:親愛的,我們很幸福的,我是你的人際關系很復雜,才抑郁的嗎
安:我也不知道

具:我非常非常難受,心理,好像忘不掉
安:是啊,你也很痛苦

具:我哭的撕心裂肺,所以你變了嗎?
安:我沒法找到理由

具:你走的太遠了,愛我的你沒了,我不知道我應該怎么做
具:給我錢吧,我要獨立,你自己好好過吧

安:要給你錢的,那是你的夢啊
具:房子建好后,我要去楊平住,你在公寓里隨心所欲的邀請大家來,自由生活吧

2019年7月25日,一周之內,還是原處,具惠善告知說自己無法離婚。

具:我不想離婚
安:我想離婚

具:下決心了嗎?
安:嗯

具:給我1億
安:好

具:老公,為什么變了,再努力一下
安:我好像很難,對不起了

具:我不要,對不起了,離婚自己做不了的
安:跟我離婚吧

具:在我爸爸還活著的時候不行,對不起,我們就像陌生人一樣生活吧
具:房子建好之前,我會在公寓生活,你去外面好好過吧
具:我最珍惜我爸爸了,比我的生命還珍惜,所以離婚不行的
具:然后,這里的裝修,龍仁的裝修,家務活勞動,結婚費用,捐款費用,都還給我

安:全給你
具:謝謝
安:全都...

具惠善的離婚條件又增加了一個,那就是要安宰賢買的公寓。安宰賢進行了反駁。所以具惠善再次拒絕表示很難離婚

具:那么這個公寓也給我嗎?你自己賺錢買個新的
安:我還沒錢

具:你可以賺錢啊。不是都要給我嗎?你不是都要給我才說要離婚的嗎?
安:我沒錢

具:都給我,如果我爸爸去世的話,我會離婚
具:你以為離婚這么簡單嗎?你這個不懂事的人
具:結婚是現實,不是隨你心意的事情。所以我才說不戀愛要結婚
具:我們不是普通人,你這人清醒一點,不能像拋棄女朋友那樣,我不想要離婚
具:房子我這樣一直住著就行,所以你清醒點
具:不要輕率的對待你的人生和我的人生。
具:離婚原因,如果單純是因為你變心的話,會更難的,我不離,你記住了
具:你去找律師吧。肯定會跟我說一樣的話的。因為我已經打聽完了,你不回復也行,也不要給我打電話,就這么過吧,拜拜~

3天之后(2019年7月28日),具惠善的心又變了,說同意離婚

具:商議一下離婚吧,給我電話,我改變想法了,所以給我電話
安:回家給你打, 我在路上

具:嗯,之前是生氣又喝醉說的話,你不要太上心。謝謝你,很抱歉,我愛過你呢,我會盡快搬出去的,謝謝你,跟我一起生活
安:我也很愛過你,房子不用太勉強

具:不,給我一周時間,我會快點搬走,那樣我心里才會舒服,在這就跟寡婦似的
安:隨你喜歡吧

具:嗯,我會按照你說的做,我尊重你的選擇,剩下的是我要承擔的,我做好就行,加油
安:加油!謝謝

第二天,離離婚更近了一步

具:首先事實是我打算整理成《安宰賢因為倦怠要求離婚,我決定尊重安宰賢的選擇》。而且因為我不想離婚,所以你要給我賠償金,短時間內我很難再開始工作,你打算給多少?

具:你要用什么理由,我打算按照事實來說

具:我說了之后我工作會很難,相反,離婚本身就會讓我沒法工作,誰還會用我

具:婚禮捐款3000(萬),婚禮150萬,井湖洞裝修2800萬,龍仁裝修800萬,井湖洞裝修1000萬,家務活2920萬

具:結婚2年,我先按照1天4萬,2年算的,包括了照顧貓和管理費用。排除了購買家具各種,生活費,食材費,外出吃飯,婆婆的洗衣機,冰箱,空調也排除了,總共1億670萬,減掉借你的2000萬,總共8670萬

具:什么時候能給我?
安:明天給

具:好
安:知道了,這是我能給的最多了

具:8月5日我會整理好搬走,下酒菜我會留下
安:你要去哪?

具:這個嘛,跟你無關了
安:對不起,我知道了

具:我太傷心,發不了不好的報道了,我整理成《結婚是珍貴感激的時間》
安:嗯

具:要幸福,不要悲傷,要堅強,一定要幸福
安:傻瓜...對不起

具:有什么可對不起的,我才對不起
安:房子還能蓋嗎?

具:房子...要蓋啊
具:我得讓你多么辛苦你都要出去住了啊,對不起

安:我的貸款存折,還可以再貸款的,給你湊滿1億嗎?
具:你要是幸福就好了,你才是傻瓜,那是什么啊,沒關系

安:好難受,對不起
具:我也是,難受

安:對不起,我沒能像個大人
具:我也是,對不起老是生悶氣,心里好難受,我以為我好好做你就會回來的,等了又等,你也不回來

安:嗯...好的回憶很多,但傷心的回憶也很多,你聽了很多歌,會幸福嗎
然后,再次回到原點,具惠善又變心了。說“我不會離婚”“要房子”“凈身出戶”

具:我不離婚了
安:為什么改變想法了?我不想再生活的這么抑郁了,我要離婚

具:你本來就是抑郁。不是因為我,生活的人生本身就很抑郁,不是我造成的
具:我不離婚,你一輩子住外面吧

安:我的抑郁是因為我自己,我不想說讓你負責
具:但我聽說是因為我,你克服一下吧

安:那么放過我,我要自己生活
具:給我房子

安:我已經給你9000萬了啊
具:是你變心,你凈身出戶吧

安:這是我努力工作掙來的,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我是有現金還是有什么?
具:9000萬是要回對你財產的補償,你不覺得你太過分嗎?

安:我已經負債1億3000萬了啊
具:你把好好的一個人弄成了全國都知道的離婚女人,凈身出戶吧

安:龍仁的房子賣了我也是赤字啊
具:那就去賺

安:你讓我干什么
具:把我的人生毀了,你可不能想要的都要吧

安:我怎么毀了你的人生
具:你算什么毀了我的人生?

安:不要把理由都歸咎到我身上
具:怎么了?我怎么了?你打掃過一次家里嗎?我一次也沒聽你說辛苦了這種話

安:你不是收了打掃家務的錢了嗎?你不是算好問我要了嗎,你又再說什么啊
具:我如果是普通人就無所謂了,我只是證明我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我不是要離婚,我為什么要離婚,你都搬出去了,那就在外面生活吧,我討厭成為離婚的女人

安:我是為了讓你和孩子們(動物們)好好生活才搬出去的,你說楊平房子蓋好后就搬走,我才搬出去的
具:謝謝你了

安:這還不夠,還問我要房子?
具:你不是說要集中演技嗎

具:給我房子
安:當然了,我在那里怎么集中?

具:你毀了我的名譽,那要用什么來還?
安:什么毀了名譽?怎么毀了名譽了

具:因為離婚
安:名譽和離婚有什么關系?

具:我們是普通人嗎?是靠名譽來吃飯的人
具:我們是靠名字三字吃飯的人,你為什么這么不懂事

安:離婚了就自己消失了嗎?我也離婚了,我也沒說名譽的事啊
具:那是你的選擇。是我受損失了啊。以后我沒法工作了怎么辦,做出選擇的你按照你的選擇活就行,我是受害者,所以給我房子

安:哈
具:你沒必要委屈,你自己全國到處去說的你愛我,那就負責吧。那種人露出了本色,我覺得很羞恥(2019年8月7日)

戰爭,無休止的爭吵

具惠善最近的立場是,“不能離婚”。自己想要守護家庭。但爆料卻持續不斷。

上個月18日之后,她通過ins攻擊安宰賢。

具惠善現在,是為了爆料而爆料。其中也存在因果關系的錯誤

但是大眾,確認為她的主張是事實。只聽一方的陳述,而不聽另一方的。例如,本月3日具惠善發的跟下酒菜有關的ins

“下酒菜,跟我一起生活的時間更長。那個人沒有給它喂過飯,沒有給它鏟過屎,就通知我離婚后將它帶走了,我不能離婚。(結婚前開始就是我在飼養)”(具惠善)

到底哪里才是事實呢?這是安宰賢2017年的手機記錄。已經復原了

安:(發送照片)我做了一個孩子們的飼料收納處~!!^^
安:老婆不用弄新的了
具:謝謝了(2017年3月21日)
安:老婆,我訂了大份的飼料,土豆上完廁所現在出來了~(2017年5月19日)

具:老公你給孩子們喂飯了嗎?
安:給了啊,你也喂了才走的嗎?

具:沒,我回家后,孩子們假裝很餓呢,哈哈哈謝謝你老公(2017年6月1日)
安:老婆啊,我到了,正在給孩子們喂飯。孩子們也上完廁所了,我在家前面跟經紀人吃炸雞喝啤酒去了(2017年6月14日)
安:嗯,我正在給孩子們喂飯
具:謝謝了,晚了對不起(2017年6月16日)

具:我愛你老公,孩子們的飯拜托啦,謝謝老公
安:知道了老婆,我喂(2018年1月3日)

安:老婆..你在睡覺,我就安靜走了,我給孩子們喂飯了,我愛你,好好睡(2018年5月15日)

夫妻之間的事情,只有夫妻知道,但是現在,這對夫妻正在對全國進行直播。已經正式(?)變成“具惠善是受害者,安宰賢是加害者”

就不能更客觀的來看這對夫妻的事情嗎?這就是D社分析安宰賢手機的原因,至少,這不應該分類為受害者加害者之間的爭吵。????

評論 58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1. #35
    avatar

    這種女的真惡心,安宰賢老實人好欺負!!!!

    radboy1個月前 (09-11)回復
  2. #34
    avatar

    所以你們都沒follow到那個什么結婚守則嗎~我只想說這種女的hhh找到個愿意舔的還好~受不了不想舔也很正常吧~人都是平等的還真以為自己能一直當公主呢~沒有互相尊重的不平等的婚姻激情過后剩下什么?安一直工作具一直歇著,生活的充實度不同、生活圈不同,自然會越來越沒交流。那些看完爆料還說安怎么怎么沒顧及具的,八成是小妹妹還沒出社會,生活不是只有愛情,不是只有婚姻,工作也不是只為了養家糊口,扔掉你的童話書好嗎~如果具不是神經病只是敏感了點,我只想說父母沒養好,和年齡相符的內心呢?結婚那么久還沒把男友當成老公,內心不會轉變,還以為是公主與騎士,怎么過一輩子,更別提養兒育女了。

    成熟點好嗎1個月前 (09-06)回復
  3. #33
    avatar

    我看到的只是一個不愿意離婚的女人的掙扎和糾結,還有一個無法理解這種情緒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男人的悲哀和無奈。。。女方來回變來變去說那么多,不過是想聽男方否定自己,告訴自己事情都不是像自己想的這樣。本來就只是個毫無新意的分手橋段而已,因為是公眾人物反而被鬧的無法收場了。

    Lily1個月前 (09-05)回復
    • avatar

      @Lily 如果她真的不想離婚就不會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公開批判對方了,大家都不是傻子,一個要把人置之死地的女人誰會愿意跟她在一起,就算她自己也應該明白這一點

      吃瓜觀眾1個月前 (09-12)回復

感謝支持!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支付寶

微信掃一掃打賞

微信
麻将游戏比赛场 325棋牌游戏下载 好运来28 哪个计划软件好 重庆时时彩走势 时时彩最快开奖 新万博 重庆五分彩有技巧吗 mc娱乐官网 天顺平台 安徽时时快3规则